2017-8-4 10:08:00
       我曾经去过奥马哈,参加巴菲特年会,在年会开始时,巴菲特会说起一个赌局:
  2007年,巴菲特曾经跟投资者打过这样一个赌:
  “没有一位专业的投资人士,可以挑选出至少五档的对冲基金组合,其10年报酬率能够比得上标普500指数基金。”

  巴菲特以50万美金作为赌注,当时仅有1名经理人接受了巴菲特的挑战。而9年后,标普500指数基金的年化回报率达到7.1%,而5档对冲基金的年化回报率平均只有2.2%。在赌约即将到期之际,显然,股神巴菲特已经稳操胜券。在对赌开始之前,巴菲特就知道自己必赢无疑。他说:“我经常推荐的就是低成本的标普500指数基金,但是只有极少数谦虚的朋友才会相信我的话。如果我和芒格只有30岁,只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我想我们会把所有的钱都投到像约翰?博格尔管理的先锋500指数基金那样的低成本费率基金上。”

  为什么股神巴菲特对于这场赌约的结局如此自信?这里面有一个让人不容忽视的市场真相: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主动管理型基金都无法跑赢大盘指数。

  过去10年中,76.54%的主动管理型基金都跑输了标普500指数,2014年以来跑赢标普500成长股指数的蓝筹成长型基金占比仅不到4%。

  在中国市场上,这种情况也屡见不鲜。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7月31日,今年以来上证综指涨幅达5.46%,上证50指数达15.36%,沪深300指数达 12.92%,中证500指数达0.55%,深证100指数达14.67%,恒生指数达24.20%,恒生国企指数达15.25%。

  而纵观主动型基金的收益,比起主流指数来讲则显得逊色许多。截至7月31日,股票型基金同期平均收益率为7.93%,混合型平均收益率为5.11%,QDII基金平均收益率为11.20%,陆港通基金平均收益率11.38%(数据来源:银河证券)。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这是由指数基金自身所独有的性质决定的。

  其一:指数型基金费用低廉。即使在市场表现相同的情况下,指数型基金的费后收益也优于主动管理型基金。这意味着如果主动管理型基金想要跑赢大盘,那么首先,你得先填满这部分“费用”,才能与指数基金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一般情况下,主动管理型基金申购费率为1.5%、年管理费为1.5%、托管费率为0.25%,则主动管理基金费率占到基金收益的这块约为3.25%,而按照指数基金申购费率为0.8%,年管理费为0.5%,年托管费率为0.1%,外加0.03%的指数使用许可费来计算,则指数基金费率占到基金收益的这块仅为1.43%,比主动管理型基金的费后收益高出了近1.8%。

  其二:指数基金不受基金经理风格漂移的影响,适合长期投资。投资者们通常都会面临这样的问题:如果基金经理换了怎么办?不同的基金经理势必拥有不同的投资风格,而不断产生的风格漂移则伴随着换仓、调仓等操作,这一问题会对投资者造成困扰。

  其三:指数基金满仓操作,资金利用效率高,避免择时失误。指数基金的仓位通常都在90%以上,仅预留少量的现金进行日常的申购赎回工作,能够最大限度地利用资金,提高资金的使用效率。而主动管理型基金的仓位则较为灵活,一般来讲,基金经理可以根据对后市的判断情况,灵活地调整仓位。而这种情况在震荡市下的容错率就会低一些,例如,近期市场表现不佳,主动型基金经理选择降低仓位,而又因为这样没有抓住随后的一波反弹,可能就会出现跑不赢大盘的情况。
……
2017-7-28 9:18:00

回顾过去几年的宏观政策和经济表现,基本上都围绕着是否以及如何去杠杆展开。2009年起的巨量债务扩张将中国经济带入了债务周期的漩涡;2010年通胀切换到2012年的债务通缩;2013年遭遇明斯基时刻,试图以紧缩出清的方式去杠杆;2014年至2015年则提出紧缩不宜去杠杆,更应以宽松应对并发展股权融资,以及杠杆在不同部门间腾挪,对应的是宽松的流动性环境、试图以做大权益去杠杆以及地产去库存政策;2016年的政策基调再次作出调整,过度宽松并不适宜去杠杆,这意味着回归真正意义上中性的货币利率将成为去杠杆主基调下的选择。同时,加快“僵尸企业”出清以及地方政府债务约束都是去杠杆应有的题中之义。

一、中国宏观杠杆率特点:斜率陡峭、问题集中在国企与地方政府

2009年“四万亿”经济刺激以来,中国宏观杠杆率迅速攀升,从2008年底的141%上升到2016年底的254%,平均每年上升14%。
……

2017-6-16 9:32:00

编者语:巴曙松教授一直致力于东西方的学术交流与沟通,他希望能够为推动中国的经济科学的研究从跟随型向对话型转变做出自己的贡献。本文为《中国企业家思想》对巴曙松教授的专访。本次访问巴教授对债券通,沪深港通深入推进对于资本市场发展的影响、股市是否是零和博弈、打破刚性兑付对中国经济的影响等问题进行了解读。敬请阅读。

受访人/巴曙松


……
2017-4-19 8:25:00
 
  巴曙松   王月香

  □巴曙松 王月香

  ■金融去杠杆,去的是无资本支撑、脱离监管的杠杆。而金融杠杆的高低,应与经济增速、资本充足和监管要求相适应,一旦超过经济发展的速度,或者脱离资本的支撑,那必将走向金融泡沫。

  

  ■货币市场利率的提高和流动性的收紧,打破了加杠杆的基础,使得融资成本提高,利差受到挤压,这是金融去杠杆的必要条件,也将会伴随去杠杆的整个过程。

  

  ■在去杠杆的初期,企业的融资数量可能会有所减少,但长期看企业的融资结构将得到改善,成本得到降低,从而更有效地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

  在本轮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三去一降一补”成为中国经济改革的主要抓手,其中“去杠杆”主要涉及的是政府部门、非金融企业和居民部门的杠杆,而对于金融去杠杆,目前看来实际上并未有明确的界定和衡量指标。金融业本身作为一种高杠杆经营的市场主体,其自有资本占比相对较低,正因如此,对其监管的重要内容之一,就是聚焦于资产扩张需有足额资本的支撑,而金融过度加杠杆的过程正是无充足资本对应的资产扩张。自2016年起,中国金融体系的去杠杆逐渐受到市场的关注,以银行为主体的金融机构的资产扩张开始游离在传统监管指标的监控范围之外,并在一定时间窗口内对货币市场、债券市场等造成局部冲击。

  

  本轮金融加杠杆是如何形成的

  (一)加杠杆的基础:宽松货币环境


……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1页  10篇日志/页 转到: